全本港台言情文学网 > 穿越小说> 大唐官 > 18.墓冢述国殇
    最快更新大唐官最新章节!

    一个时辰后西蕃城北的营砦和城东的营砦相继崩溃东道边军蕃兵觉得大论尚结赞肯定败了铁铧山上也更换了敌人的旗帜到处都在着火便开始也溃逃。

    汭水流经华亭城的南面和东面先前曾掘出一道叫“惠渠”的引往城东北高地用于灌溉其上的田野而今这里成为蕃兵们狼奔豕突的场地人马互相踩踏尸体堵满了水渠惠渠水为之不流。

    而扶余淮、张羽飞所部也恰好是从惠渠的方向攻进来的截住逃窜的大队蕃兵后大杀特杀起来!

    没到中午时分尚结赞、论徐力便开始溃败最初他们和数千东岱禁兵还能保持且战且退的秩序可唐军自数面夹攻冲杀慢慢的赞普给尚结赞的近三十个千夫队的禁兵组织度开始坍塌:有的是千夫长阵亡受伤有的是部卒伤死殆尽就这样一营接着一营最终走向了覆灭。

    日暮时分高岳没来及入华亭城而是直接指挥骡军追击到华亭城西北三十里开外的地方他回首望去沿路上叠满了蕃兵的尸体至于被遗弃的战马、犏牛、骆驼等牲畜及铠甲、旗帜、器杖更是不计其数一轮血红的残阳在铁铧山的峰顶上徜徉可高岳还是下令:米原和明怀义率领骑兵继续穷追下去竭尽所能地杀光所有蕃兵。

    于是明怀义直追到了三良宫处遇到了同样自山岗和道宫里杀奔下来的刘昌部宣武兵这群士兵的手里也提着累累首级呼喝着与明怀义的骑兵们会师:

    方才有大股溃败来的蕃兵要从三良宫翻陇山回去几乎被宣武兵屠戮殆尽无头的尸身躺满了青灰色的山崖下。

    “看到西蕃大论尚结赞和他的蛙旗没有?”明怀义询问说。

    几名宣武军的虞侯提着刀站着看着他随即摇摇头。

    检校御史中丞刘昌在三良宫接待了明怀义让部属给凤翔、兴元追击来的骑兵马匹喂草料称并没见到尚结赞、论徐力想必如遁穴之鼠辈自其他山路小径逃走了。

    这时落在后面清扫战场的高岳所部即步卒、弓弩手和骡子兵遇到了从雕窠峡杀来的浑瑊、刘海宾——他们也截住了三千余逃散的蕃兵杀了其中大部分其余全部捕虏到了。

    四面合击下尚结赞近三万蕃兵活着躲入陇山的很少战场的清扫造册工作一直到了次日上午:

    汭水北岸处铺着一千七百名蕃兵的尸体另外有数百人躺在冰冷的水底被冲往五马山那边的汭水峡谷处了;

    城西无名山坳处原先埋伏的五百名西蕃甲骑逃走不过数十人其余尽被杀死;

    再往后华亭西的蕃军营地里倒着三千八百具尸体;

    城北和城东北惠渠流经的平野、高地倒着近三千具尸体;

    城东铁铧山下蕃军围城的营砦大半被焚毁其间点检出一千二百具尸体;

    华亭城直到小陇山三良宫数十里地又有两千五百蕃兵遭到追杀或因自己人马的践踏倒毙在沿路;

    自雕窠峡赶来的浑瑊所部亦斩杀蕃兵两千一百级。

    合计斩获蕃兵首级一万五千多颗缴获战马三千匹、驮兽数千、甲仗堆积如山还抓捕到三千多俘虏侥幸的蕃兵的全趁夜和混乱奔逃进陇山的深谷当中在荒山野岭当中饿死、冻死、累死、伤死的数目可就不是高岳他们所能统计到的。

    唐军也付出了惨重代价义宁、定武两军战殁的将兵有一千三百余射士九百余另外三四百人不知所踪但应该是在最早的渡河突袭里牺牲了混在蕃兵尸身里一并冲到汭水峡谷里去了。

    至于华亭城战前有两千射士战后伤亡过半百姓也死伤数百。

    其实正面交战当中唐蕃的伤亡是相当的西蕃绝大部分损失全是溃败后产生的。

    听到己方儿郎死亡的数字后高岳没能够忍住以袖遮面哭泣起来。

    他立在无念山高岗处望着其下收敛埋葬己方子弟的场面无声中落泪其他节帅将士兵称为“子弟”也许不过是习惯称谓罢了可这些战死的儿郎都是他一手培养出来的他们有昔日在百里城和自己一起营田筑城的有从党项城傍里征召来的也有从兴元各州县募集来的年轻人他们对高岳来说是真正的子弟......

    高岳懂得胜利的辉煌也懂得牺牲的沉重。

    这天阴云低垂华亭的远山隐没了身影在浊云和雾气里显得格外模糊战死的凤翔、兴元子弟们已不可能将他们的尸骸运回本府里去所以只能就地用简单的棺椁掩埋下去。

    出征时定武军已准备好千具棺椁先是放在石鼻垒随即由凤翔少尹薛白京运往汧阳城但现在看数量还不足。

    华亭附近的百姓也赶来为牺牲的义宁、定武子弟掘墓、造棺椁竖起的白幡绕着无念山到处皆是墓标丛冢自远处望去更是重重叠叠。

    等到高岳走下山来至营地前又看到了木栅前堆得如山般的铠甲眼泪刷得又流下来。

    这些铠甲都是牺牲子弟身前披挂的按照要求他们被葬入墓穴前铠甲是要从他们身上剥下来的......

    往西四天后尚结赞、论徐力、乞藏遮遮、索玛等人惊弓之鸟般自鸡子道、白崖岭顺着陇山西麓的瓦亭川奔到水洛废城处才遇到前来接应的东道兵马。

    尚结赞面白如纸捂着脸羞于见人。

    因为他害怕接应的兵马问他其他的将士都到哪里去了?

    现在尚结赞连统计伤亡的人都没了那群文书官十有八九都战死在华亭城下......

    没过多久秦州、渭州、鄯州等地蕃人几乎家家户户门前都竖起了黑色祭旗蕃妇和子女们都跪在旗下日夜号哭无休。

    特别是移居陇右东道最多的苏毗部落损失最为严重可为“桂”的成年男丁丧失了三分之二。

    而赞普送给尚结赞的东岱禁兵更是十不存三四报丧的木简也交给飞鸟使往高原快马送去。

    尚结赞害怕东道的汉人会趁机造反便没有回节度所在的鄯州而是停在秦州的宫堡里让所有还残留下来的士兵环卫自己弹压局势。

    然而更为可怖的消息传来:浑瑊、高岳乘着华亭大捷的余威领数千骑兵翻越陇山至水洛城附近要向尚结赞挑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