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港台言情文学网 > 穿越小说> 大唐官 > 15.瓦当化乌龟
    最快更新大唐官最新章节!

    麟德殿的大筵一共持续到第三日迎来了重头戏即所谓的三教论衡。

    三教也即是儒教、佛教和道教原本论衡有很强的论战色彩在其中因为这三教都想在唐政府的思想领域占据统治地位所以在唐初儒士、沙门还有道士间的论争异常激烈但到了后来统治者发现哪个都不能偏废道家的老子李耳被尊为唐家天子的始祖儒教则可以正人心巩固秩序而佛教也为整个天下的士庶所欢迎所吸收。由是后来所谓的三教论衡便专门在皇帝诞辰时于宫内召开三教的代表人物一起来给皇帝贺寿而论衡更多的则是戏谑取乐多了份互相调侃的从容少了份争夺短长的锋芒。

    这一日麟德殿的前头首先是跳狮子舞而后在震动式的欢呼声中一名沙门高僧披着紫衣坐在舞者们所举的狮头上高诵着佛号而入这人便是大名鼎鼎的释真乘俗姓为沈吴兴人后出家为僧精修佛法如今已为京都安国寺大德皇家赐予紫衣。

    待到释真乘步入景云阁后皇帝专门指派的儒学代表人物朝廷秘书监萧昕上前便开始和释真乘当庭打起了机锋来。

    释真乘便问萧昕儒学当中毛诗有六义论语里列四科请问何为六义何为四科?

    萧昕便说六义者风雅颂赋比兴也;四科者德行、言语、政事、文学;六义等同于你佛教里十二部经而四科相当于你佛教里的六度。孔子门生有十哲释迦牟尼也有十大弟子——由此观之儒学自是体制具备不逊于释门。

    接着萧昕反驳释真乘称佛经里说:“芥子纳须弥”请问以芥子之微小是如何纳须弥山之大的!

    释真乘就回答说这是佛祖的解脱神力所致。

    萧昕步步紧逼称神力如何需有实验请问法师这“芥子纳须弥”的证据在哪里?

    释真乘便趁机反诘说儒学孟子云人人可为尧舜然则迄今尧也只一人舜也只一人那么孟轲人人可为尧舜的证据又在哪里?

    双方都是渊博之人你一言我一语互相辩难引得周围人瞠目结舌然后喝彩声阵阵。

    这时大明宫教坊里一位叫石破奴的胡人丑角便跑出来说别争了别争了今日由我来给三教论衡做个了断引得筵席上众人嬉笑不已:只见那石破奴故意穿得峨冠博带坐在高座上旁侧一名俳优故意逗他说“你说你可三教论衡那我问你如来是什么人?”

    石破奴便说“如来是妇人。”

    众人哄然大笑可石破奴却一本正经解释说:“金刚经里有这么一句‘敷坐而坐’如果不是妇人为何要等‘夫坐’、‘儿坐’后才能坐呢?”

    “噗!”不少官员的酒都被逗得喷出来了。

    而抱着云安公主的义阳更是笑得前仰后合只有云安瞪着眼睛吮着手指不明所以。

    然后那俳优又问石破奴“那你说太上老君又是什么人?”

    “也是妇人。”

    “打嘴的胡说。”

    “绝非胡说道德经里说‘吾有大患为吾有身’若非妇人怎么可能‘有身(孕)’呢?”

    这下义阳笑得几乎都直不起来腰而旁边的德阳眼泪也快笑出来了。

    “石破奴你不会说文宣王鲁圣人也是妇人吧?”

    “可不也是妇人吗?”

    “打嘴的胡说!”

    “论语里有云沽之哉沽之哉吾待贾者也——这天下不是妇人‘待嫁’难不成是郎君待嫁乎?”

    这话刚说完麟德殿里笑声几乎要把屋脊给震垮了其他俳优们都装作很愤怒的表情齐齐举起笤帚、竹棒噼里啪啦地把石破奴从高座上打将下来石破奴连滚带爬还在那里故意叫“三教始祖都是妇人都别要再论衡了大家一起当个妯娌不是更好!”然后被打出了麟德殿。

    皇帝也笑得开心极了然后他咦声问身旁的太子说“怎么不见茅山上清真人呢?”

    “真人说不喜论衡正在后苑给妃嫔女官们发符箓呢。”太子答复说。

    皇帝点点头也就不再问了。

    此刻高岳没有在殿内的筵席上他也在后苑内散步这是皇帝特许的他对皇帝说每日筵席臣都来但不能戏耍他要借此考虑对党项的战事。

    唐朝的宫闱还没那么森严男性的大臣也是经常能在各种庆典场合见到宫中女子的许多宫妆彩衣的都摇着扇子走在后苑的树荫下有意无意偷着看过往的大臣。

    看到高岳后亭子内的女官们都兴奋起来叽叽喳喳。

    尤其看到高岳和灵虚公主前后走在一道她们更是暗中飞短流长“晓得否灵虚公主原本是要降嫁给高大夫的。”

    “真的吗真的吗!”许多刚到“野狐落”的年轻宫人都兴奋异常毕竟男女情事八卦永远风靡历朝历代。

    野狐落即是唐大明宫宫女们居住的地点。

    “可惜那时高大夫已娶了升平坊崔家第五小娘子了灵虚公主只能抱恨入道。”

    众人一片叹息望着两人“好可惜这对也是那么般配。”

    “那是灵虚公主女中丈夫又精通箭术绘画;高大夫文韬武略国家柱石。你说要是这两个在一起那些方镇的平定还在话下?”

    “那你们说他俩现在有没有......”一名长舌的宫女刚准备把话给说完忽然院墙上掉下个瓦当来砸到了她的后脑她哎呦声抱着头就叫起来。

    其他宫女还没来得及问有无受伤就炸起了惊叫声。

    那片从院墙上坠下的瓦当不知何时起居然变成只乌龟在她们的裙下爬来爬去。

    高岳和灵虚正讨论着韩滉五牛图的续作问题听到这声音也急忙看过来。

    但见后苑角门处一名披着羽衣的长眉清矍道士神色似笑非笑立在那里。

    宫女们看到他无不惊恐加敬畏齐齐施礼“见过上清真人!”

    那道士指着树干下悬着的鸟笼对宫女们说:“里面有只鹦鹉而鹦鹉是会学舌的你们在野狐落里便要遵守王家的秩序岂能风言风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