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港台言情文学网 > 穿越小说> 大唐官 > 14.安西援军至
    最快更新大唐官最新章节!

    对面的这位法师正是车奉朝泾阳云阳人氏原本是唐朝的儒生、官员后在玄宗朝随使团送前来朝贡的罽宾国(今巴基斯坦白沙瓦)使节归国结果抵达目的地后却因病滞留在犍陀罗便发愿如果病愈就皈依佛门。而后病果然好了就当了和尚法号“法界”游历犍陀罗、天竺等地研习佛法精通梵语却愈发思念故土在得到同意后翻越葱岭准备回唐家到了西域后见龟兹佛法兴盛便在莲花寺中把带回来的佛经翻译成汉文结果在龟兹、敦煌一呆便是三十年等到他恍然醒转时才察觉世事变迁河西陇右已尽丧蕃邦回到故乡的心愿变得渺茫起来。

    “我亦想回故乡啊!”营帐外袁同直悄悄站在法界的面前低下头泣不成声。

    也许待到回到故乡早已物是人非早已沧海桑田甚至可能掩埋在无尽的流沙和水泽下可故乡永远是故乡啊!

    法界和尚紧紧握住袁的手只说了个字“拖。”

    随后二位心领神会再无交流。

    马重英营帐里很快就变成法界和摩诃衍那的“舞台”二位都是大德高僧谈论起佛法精理来是天花乱坠最后简直有相见恨晚的感觉我想要邀请你去龟兹莲花寺你想要邀请我去鄯州文殊寺——牟迪、袁同直、娘.定埃增包括西蕃营地内许多将官都团座在四周谛听。

    一旦谈到开城时法界就会十分巧妙地拖延或引开话题这种能力对他而言简直是轻车熟路。

    如此反反复复拖延了五日光景最终法界和尚才答应了开城投降不过他又对马重英请求说请再给五日时间让阎朝筹齐乞活的钱帛米酒随后法界便飘然离开马重英的营地返归敦煌城当中。

    结果这数日阎朝已指挥全城人抢修好了被损坏的城墙塔楼便登城指着前来“接受”的西蕃人大骂:“我堂堂太原阎开府岂可能开城屈膝降蕃狗乎!蕃狗尽可来战!”

    马重英大怒知道中计情急下指挥大军攀城猛攻敦煌城内唐家军民同仇敌忾加上城垣坚固再度打退了敌人一次次的进攻。

    “我刚刚做了个梦......”血战后疲累无比的阎朝醒来后坐在城头怅然看着远方天际的云悠悠对身边正在整修弓的士卒说到“我梦到安西和北庭的援军都来啦河西、陇右方向曾经的行营也杀回来啦豆卢军、赤水军、威戎军、神武军......他们都穿着崭新的铠甲扬着鲜艳的战旗骑着各色骏马铺天盖地地来敦煌......”说完阎朝摸摸下巴上的胡茬看着茫茫沙漠里哪里有半点梦中的景象呢?这时他仰起脸来想起两个战死的儿子努力不让泪从脸颊上流下。

    艰苦困境当中最最难的不是坚守下去的勇气而是如何对抗深深而寒冷的绝望。

    “阎开府阎开府......”这时几名守兵带着难以置信的表情看着城西处。

    等到阎朝循声来到此处城垛后时猛地还以为见到了沙漠当中的“海市蜃楼”。

    只见凸起的三危岭两侧平坦无垠的沙海里阳光居于云层正中央的“漏勺”处直射下来染得阎朝一片明晃晃的金黄色可蒸腾变形的暑气里很快就反射出豆子大小的银光点点如鱼鳞般最后越来越多越来越大地平线竖起了战旗还伴随着行军的鼓声那光芒是士兵铠甲折射出来的战旗下便是他们严整的步伐......

    “安西四镇的兵马来救敦煌啦!”

    这不是梦安西三千士兵携带着水囊顺着沙漠里的河流驮兽十有六七死在征途里但依旧完成了壮绝的行军最终来到了敦煌城西穿过了玉门故关穿过了阳关最终穿过了三危岭直向城池而来。

    因敦煌西全是沙漠西蕃无法在此扎营也根本不会相信安西的唐军能横跨浩大的沙海前来增援敦煌故而这批安西的士兵没有收到什么阻碍便在城兵的欢声和接应下进入到了城内。

    阎朝和安西诸镇镇守使都是热泪盈眶互相死死抱住按着肩膀是欢呼雀跃。

    城下的七梢砲前马重英脸色气得铁青狠狠地回首望着同样惊讶的牟迪、娘.定埃增心想全是这群僧侣坏了夺取沙州的大事。而今敦煌城不但城防巩固完备且得到了三千援兵再想将其攻下来是何其大的难度?

    背后瓜州、肃州、甘州、凉州等地的汉人纷纷暴动起义上山结寨劫掠西蕃的田地、粮仓这支军队的给养已经难以支撑下去。

    夺目的阳光下来援的疏勒镇守使鲁阳威风凛凛地立在敦煌城头拉弓对西蕃的围城营垒射出三支鸣镝响箭随后中气充沛地大喊:

    “唐家安西北庭宣慰大使俱文珍马上就会领回纥铁骑和北庭唐兵踏破玉门关来此尔等还不趁此刻退走尚能苟全性命不然天兵飞至定叫你等鸡犬不留!”

    马重英咆哮起来拔剑猛砍七梢砲砲架数下接着低头大声骂了句“可叹可恶!撤围烧营回甘州和凉州去......”

    沙州敦煌城下三万西蕃兵垂头丧气在城上守兵的欢呼和辱骂声里骑上战马携带着武器卷起了穹帐而后点燃了营垒又点燃了攻城的器械熊熊大火绕着敦煌城三面不熄接着退走。

    行到敦煌东盐池边行者袁同直忽然被数名蕃兵拖曳下马还没等他开口辩解鼻子和脸颊就重重挨了几拳血当时就溅出来了缁衣也在粗暴的拉扯下被撕裂袁同直的脖子被强硬地摁住跪在盐池边的草地上。

    “这个汉地僧勾结敦煌里的那个法界和尚欺骗出卖了大军!”马重英从马背上跃下拔出利剑下“他是内奸让我亲手杀了他。”

    “我没有我没有。”袁同直挣扎着哀叫起来鼻血滴滴冒着热气坠入到膝盖下的砂地里。

    但这并没有用马重英的剑刃距离他已经只剩下三尺不到的距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