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港台言情文学网 > 穿越小说> 大唐官 > 14.汴贼亦蔡寇
    最快更新大唐官最新章节!

    安排完毕后高岳便在撞命郎卫队的扈从下携鼓吹和貔貅战旗前进到距汝南城北仅三里地的天中山觇候城内形势。

    天中山山下面为石其上是土林内有一条荆河流出注入到汝南城北大堤下的护城河里。

    当高岳的旗帜出现在天中山上城内蔡兵无不震动吴少阳便在一群将校簇拥下也登上城东北角的子城处和高岳几乎对望。

    不过因距离数里两人也不会有什么阵前交谈的可能。

    倒是天中山到汝南北堤间的荆河两岸官军前哨部队和蔡兵的交手异常激烈。

    高岳能俯瞰到对面约有千余蔡兵在其城北大堤上构筑一所木砦而后又于更东处的鹅鸭湖处构筑前后两木砦又环绕双重土堤和木栅作为防护自内里弹射弓弩急如雨下。

    而其对面百步开外己方定武军的两个将步卒也异常勇敢将各色车辆推在前面掘土同样为长垣环绕小旗摇动各车铳手幢队点放的白烟星星点点铳声响彻方圆数里在硝烟的掩护下高岳瞅见数队轻装的投弹手举着用竹子、苇草编织的盾牌抵近到了城北大堤前便不断往上抛掷铁火弹但堤坝实在太高了足有四丈那铁火弹根本扔不到蔡贼的营砦里去在半腰上便不断滚落下来爆炸的火焰和烟雾阵阵升腾在高岳的眼中。

    不久定武军对城北大堤的渗透攻击失败了:那群投弹手拖着伤死的同伴从浓烟里嘈杂着钻出来退入了己方的土堤后。

    而北堤和淮西营砦却巍然依旧。

    蔡逢元和郭再贞来到天中山顶处高岳指着汝南城询问他俩攻城的部署若何又有什么困难。

    两人坦承说这汝南又叫悬瓠城地形实在太易守难攻:城基四面都有护城河和湖泊且外有堤堰和土垒再外面又是汝水等河川环绕整座城池比四面的河川湖泊都要高也即是说我们的步卒很难越过去攻城器械也非常难自下而上打到城墙。

    所以暂时的部署是集中定武军和义宁军精锐再配合练水处驻屯的于頔军的策应准备先攻下汝南西城然后再攻下东城最后夺占子城擒杀吴少阳。

    高岳颔首也叹口气说:

    “既然悬瓠城地势比四面的河川都要高那么筑堰水攻的战术也根本不可行了。”

    “不可行。”蔡逢元和郭再贞也附和高岳。

    于是高岳继续细心观察汝南城周围很长时间直到傍晚才下了天中山。

    回到帐幕后各路的军情也汇聚而来。

    都是受挫的消息。

    于頔驻屯在宜春指挥军队对汝南城西发起进攻结果在断济河处受阻:同样的蔡兵在河对岸高地里也修起所砦栅于頔的兵马涉水时遭到密集箭矢阻击颇有死伤败退了回来。

    断济河的河口不取得于頔根本没法和定武、义宁军的战线联上对汝南西城的夺取自然也无从谈起。

    城北三角湖和十家湖里处神策、神威及宣武军今日也和蔡兵发生搏战:三百蔡兵骑乘骡子忽然打开砦门杀出奇袭了官军运粮的队伍夺走许多人夫刘昌、王沛领骑兵杀出双方混战一场接着蔡兵沿两片湖泊中间地带退回刘昌奋勇追入因地形过于狭窄遭其他蔡兵乘小船切断归路也损失些兵马双方各自罢战归营。

    至于城南蔡兵同样依托南湖、柴潭、西湖的营砦和堤坝击退官军多次进攻。

    城东蔡兵索性掘开鸿池陂任由陂水四溢数十里所经处皆化为沼泽泥泞:自这面来的徐泗部即定武的独立骡子营被水所阻只能望而兴叹。

    烛火下高岳望着汝南城的地形图思索着各面的战事不断在心中推算着攻城方案。

    最后他并没有什么实质性的进展便长吁口气召来几位传令司“城东处既然全被鸿池陂所淹没那么就让徐泗、苏浦、李愬这支兵马绕到城南和严震武昌军和李宪、周子平的部众会合。”

    翌日杜黄裳赶来面色沉重地告诉他消息:

    朝堂里请求罢战的声音这段时间又涌起很多臣僚都认为既然吴少诚已死淮西又愿意交出申州和光州那便等于是完全降服朝廷也得给对方留条自新的退路且国库内库如今为支用军费也已十去其七这场战事便至此为止何必强求毕功于一役呢?

    “荒谬!”高岳大怒。

    “朝中甚至有人说......”

    “遵素但言无妨。”

    “御史台那里有人弹劾说逸崧你再打下去怕是要重蹈当年诸葛恪覆辙。”

    “谁人?”

    “侍御史穆赞他们。”

    高岳冷哼声又问皇帝如何说。

    “圣主倒是态度坚定说马上哪怕倒腾尽大盈琼林也支持我们征讨下去可圣主也说期限便是五月五月若是汝南城还夺取不下来那便被动了。”杜黄裳说到。

    这次皇帝倒是坚定得很毕竟有“封禅泰山”的萝卜催着这位永不言弃。

    可皇帝的极限也是到四五月满打满算也只剩三个月了。

    若真的在汝南城下功亏一篑我这次征伐便根本谈不上完美怕是回朝后的话语权也会遭到攻讦。

    杜黄裳此刻上前望着桌案上的地图便建言说:不妨我们也垒起五丈高的土山再运攻城的大铜炮上去自远平射汝南的城墙?

    “这样就算侥幸将其城垣射垮一段但步兵却依旧为高堤湖泊所阻和器械都伴随不过去那么吴少阳让守兵随时修补我们还是打不开缺口无法占领城池。”高岳表示杜黄裳的方案他先前考虑过了但并不可行。

    杜黄裳便问那该如何。

    高岳说遵素现在的态势更要你我沉得住气且等伊慎和王锷的飞轮船来战局或许便有转机。

    杜黄裳点头表示同意。

    结果第二天的夜晚一群传令兵气急败坏地入帐幕告诉高岳个骇人消息:

    “汲公那宣武军的兵马使刘逸淮就在黄昏时分忽然又拔营退走了在汝南城东北处留出好大个阵势缺口!”

    “混账!这到底(他麻麻的)是朝廷的官军还是和蔡贼一样的汴贼?”高岳拍案而起怒气满塞胸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