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港台言情文学网 > 穿越小说> 大唐官 > 20.悬瓠城炎上
    最快更新大唐官最新章节!

    淮西军将顿时聒噪起来他们有的相信吴少阳所言说索性和官军拼死到底;但有的在绝境里愿抓住任何一棵稻草叫嚷着先杀吴少阳然后降伏官军。

    吴少阳倚靠在望楼的柱子上破口大骂:“你等忘记了高岳平定洺州是如何对待投降的元谊所部的吗?当着魏帅田绪的面自上而下将七百将校牙兵斩得干干净净——这昭义军内乱的平定就是马上蔡州屠城的预演我若死你等还想活?听着魏帅和青帅的兵马已经过了定陶而汴帅已经......”

    正在吴少阳和淮西众将争吵时天中山上高岳指着对面的汝南西城“不用管城北大堤上的敌兵从断济河、南湖、柴潭数面进击全力攻下西城如此北堤上的蔡贼便自灭耳。”

    此刻朝廷来的中使气喘吁吁地爬上天中山说带来了皇帝的旨意说吴少诚的首级已经扔在了华州的公廨里并没有入京。

    高岳笑起来便问皇帝对蔡州城还有什么旨意。

    “大家说不留一蔡贼如能生擒吴少阳便押解其去京师就戮;若斫得吴少阳首级便送到华州公廨与吴少诚的为伴。”

    “圣意不留一蔡贼!”随即高岳在大厘雪上抬起胳膊高声呼喊起来。

    随着这声呼喊高岳马前十六名重甲的撞命郎迈步上前接着吹响了扛在同伴肩膀上的长号角凄厉的声音顿时回荡在整个汝南城周边。

    “嘭!”两侧各六门一石重的火炮依次喷射出青色的烟雾巨大的炮击声里整座天中山都在战栗这是对西城发起总攻的讯号。

    城西断济河河堤城南南湖湖堰及柴潭处号角、鼓声、哨子声一片片响起。定武军、义宁军、唐邓随军、荆南军、武昌军、淮南军的将士们按照各幢队的编制撞头摇动小旗走在了最前面其后第二列和第三列的全都披上铠甲呐喊推动着新制的驴车其后列的则举起团牌居后掩护走出木栅和营砦密密麻麻地往汝南西城推进。

    西城各段城垣和马面上有的蔡兵趴在其上开始叩首告饶起来并将武器往下抛落;但更多的蔡兵还在嘶吼着互相打气鼓舞他们举起弓弩抬着临时锻造出来的土铳甚至是用火罐、石头纷纷扬扬从城头发射着各种各样的武器要杀伤阻遏官军攻击的步伐。

    当火罐砸在驴车顶上时却没有爆燃这时蔡兵凭高视下才看到官军的尖顶驴车及盾车上居然铺着厚重的棉被非但是棉被其还浇上了水塞入了土根本很难起火。

    而蔡州自造的土铳打下去浸水的棉被也就是开个口子里面的条棉都飞溅不起来。

    就这样驴车抵到了西城墙垣下官军幢队的士兵开始钻入其中用铁镐、铁锸疯狂地撬挖起来。

    城上的守兵听着那频繁密集的挖掘声好像末日临近的脚步般骇人。

    一个时辰后整个汝南西城往西和往南的两面城垣绵延数里全被驴车、盾车给死死噬住然后就是咔擦咔擦地往后面不断扬出土块来后面的官军将土块垒高为“梯”不断往城头升高、隆起。

    又过了两个时辰子城望楼里吴少阳被五花大绑在个肩舆上哭喊着被成群的淮西军抬起来沿着城墙往西城送——最终这群军将们达成的决议是先要吴少阳到城头向官军请罪乞饶若高岳答应他们便把吴少阳给直接送出去;若高岳不答应他们再奉吴少阳为主死战到底不迟。

    然而刚跑了不到三十步西城整个城墙忽然剧烈摇动起来自下而上一股股暴烈的火花不断窜起窜高夹杂着城内守兵和百姓惊恐的号哭也震得肩舆都翻倒了吴少阳跌落在城头上犹自挣扎骂个不休。

    是神雷火药官军在用驴车于城墙里掘出洞窟后就往里面塞火药火药包覆着蜡纸在开战前搅拌均匀好分别装入到木桶乃至棺椁里用绳索拖曳着再推入到驴车中再集中到指定好的数处大洞窟里。

    接着便引燃了。

    汝南西城当即被轰塌三段缺口接着各路官军或冲入进去或攀爬垒好的土梯和蔡兵们开始巷战。

    到日暮时分官军已夺取西城主要的坊市街道更有数个幢队的定武军精锐直接推着还完好的驴车以为掩护凿穿邻靠东城的屋舍墙壁入内又开始挖掘东城的墙脚来。

    西城蔡兵被击杀千余又有数百裹挟着百姓和家人在绝望里从城墙高处跳下坠水坠地而死死者遗骸涂地无数其余的尽数投降——随即被官军押往干涸的柴潭围堰上挨个就戮。

    最后北堤到鹅鸭湖处的千余蔡兵果然如高岳预料那般“自灭”——西城已陷落东城他们又无路可去只能集体投入护城河里溺亡。

    柴潭堰上鬼哭阵阵;

    东城城头哀恸震天;

    萦绕东西城的护城河里浮尸无数。

    最后还能撤入东城的蔡兵仅剩三千余。

    看到这景象的吴少阳彻底崩溃了他没要别人逼迫在入夜后自己穿上了白麻衣衫在东城上对天中山方向不断叩首直到血流满面请求放下架云梯自己走下来到高岳帐幕前谢罪任凭高岳处置他和他家人只求能保全城内军民的性命。

    “蔡贼计穷本道岂可纵虎归山?所谓天予不取反受其祸是也。”对此高岳断然拒绝。

    吴少阳又哀求允许放城中百姓出来。

    “圣命紧迫只要尽快取汝南城岂有时间甄别拖宕?”高岳再度拒绝。

    最终整个汝南城全都崩溃了。

    过了两日东城的城门居然被自内打开了。

    这简直是开门就戮的表示。

    因为淮西完全没有了抵抗下去的底气也没抵抗下去的能力更没抵抗下去的意志。

    全都被粉碎了。

    呐喊中官军争先扬着战旗冲入东城。

    东城内自杀的蔡兵及其家人的尸身躺满了屋舍、沟渠和蹬道间数目何止万人?

    只有百姓跪拜在道路两侧乞活。

    子城望楼火焰冲天而起吴少阳先于其中杀妻杀妾杀女杀子又杀鲜于熊儿而后纵火自刎一气呵成。

    自李忠臣(董秦)、李希烈起割据淮西申光蔡三州二十余年的军人集团至此随着汝南悬瓠城的陷落彻底覆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