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港台言情文学网 > 穿越小说> 大唐官 > 1.问责宣武镇
    最快更新大唐官最新章节!

    骠骑非无势

    少卿终不去。

    世道剧颓波

    我心如砥柱

    贾生明王道

    卫绾工车戏。

    同遇汉文时

    何人居贵位。

    ————————————刘禹锡《咏史》

    +++++++++++++++++++++++++++++++++++++++++++++++

    汝南子城的望楼、设亭、甲仗库、军资库燃起的大火直到次日才被官军士兵给控制住所幸很快汝水上空乌云密集下了场倾盆大雨来才将火势彻底浇熄。

    雨后天晴高岳骑乘白马观验了吴少阳葬身处的残垣断壁并将已分辨不清容貌的吴氏阖家遗体收敛各自给了棺椁送往京师处置。

    当然最让高岳开心的是子城的粮仓修筑时就考虑过防火、防水:其外垣有隔火的巷道其下垒起瓮台防止粮食潮湿霉烂没有被水火殃及所以整个蔡州囤积的八万石粮食绝大部分都保全下来。

    蔡逢元、李宪前来请示是否将这批粮食散发出去赈济因战事受灾的蔡州百姓?

    高岳勒住了马说先派遣兵马看守好子城粮仓赈济的事听本道的安排。

    二位将军便唱诺而去。

    须知高岳在出征前就被授予淮南西道宣慰安置节度使兼蔡州刺史这地儿的事他说了算。

    次日高岳、杜黄裳同时向朝廷呈交辞表请求解除各自行营都统的职务另外高岳也开始让荆南、唐邓随、鄂岳武昌、金商(神策龙骧军)、陕虢(神策镇义军)这数路官军撤离只留下其重要的将领准备入京奏凯;而事前就调拨高岳指挥的西川奉义军、邠宁保大军也开始拔营撤离同样将主将留下来准备叙功。

    汝水因雨后而漫张水色变得浑浊在城四面被决开(有的是蔡兵决的有的是官军决的)的湖堰、河堤处肆意冲刷着田野半被赤黄色的水吞没半是荒草丛生的景象尚能立足的土地上站满了挖掘墓坑的官军士兵他们在掩埋着敌我或横死百姓的尸身不让瘟疫产生。只有冲破乌云的太阳落下金色的光芒照耀在伤痕累累的悬瓠城垣墙之上。

    高岳和杜黄裳立在北侧的马面上眺望这一切。

    随后高岳出堂判:

    汝南城内、城外劫后余生的百姓至西城取齐清点。

    军吏们经过统算这批百姓有一万二千人之多。

    “每人日给粮交由李宪六千淮南镇兵监管自蔡州四面扒毁的砦栅运来砖石、木材用来修复汝南城垣;并且再修复南湖、断济河、柴潭、西湖的围堰并疏浚城东的贾公渠(曹魏时期贾逵所筑)、鸿池陂开凿斗门控制水量。完工后再给予每人一石的额外食粮。”

    而这部分粮食支给就是用吴少阳遗留的八万石和先前从扬子、宣润运来剩余的军粮实现的。

    高岳并没有如幸存的汝南城百姓所希望的那般搞什么开仓救济、免除赋税来招揽蔡州人心他就是搞“以工代赈”想吃饱肚子可以但要修城、修堰、修水利出卖力气换取粮食天经地义“等本道自京师回来便有让蔡州自救乃至振兴的举措。”

    至于申光蔡的政区划分高岳单独分割出郾城、西平来设溵州划给陈许节度使曲环而蔡州其他部分还是归自己直辖申州则划给于頔而安州、蕲州和黄州全部划给武昌军节度使严震——高岳特意传堂牒于严震要他在鄂州和洞庭湖大治舟船水师用于彻底清剿此数州的江贼所需。

    将吴少诚、吴少阳的淮西镇肢解完毕高岳又奏请朝廷:自此彻底撤销“淮宁军”的军号不再于蔡州汝南城建牙。

    淮宁军的历史痕迹也被抹去。

    随后高岳根本不在汝南城逗留他没必要讨好作为失败者的蔡人便统领定武、义宁四将的步卒和所有骑兵、铳兵会合曲环四千忠武军将士及神威军将士转而往北。

    他还有账目要与李万荣、田绪、李师古辈清算。

    现在淮西被歼灭平定也到了算账的时候了。

    临颍龙肝岗原本驻屯在这里的一万临阵撤退的宣武兵还在优哉游哉地等着汴州方面换将来可人还没等来倒是直接听到了高岳攻陷汝南城的消息端的是一片惊恐哗然没多久就听到高岳的黑白貔貅旗已到了小溵河“高汲公目我等同蔡贼要尽坑杀我等!”当即就炸了营山崩海啸般地往汴州地界奔逃。

    等到高岳前哨骑兵到了龙肝岗只发现宣武兵的营垒早已空空如也满地的脚印车辙杂乱不堪而周围乡里的百姓则兴高采烈地来欢迎高岳说先前可被这群汴州的丘八给糟践惨了没见他们讨伐蔡贼出力只知道祸害百姓。

    高岳便让杜黄裳前去宣慰许州的民众并让百姓们自己拆除宣武军留下的营垒并请杜亚的东都防御兵返归本镇去。

    而后高岳不慌不忙自郾城往东直抵陈州宛丘(淮阳)便沿着蔡水开始大摇大摆地往汴州进军。

    途中他还有个目的便是视察蔡水的通航情况。

    原来蔡水在十多年前曾被李勉给疏导过现在高岳认为只要稍微扩展便可以用作漕运。

    数日后高岳军马到了陈留距汴州城不过百余里而已。

    汴州城内李万荣惊得痛哭流涕和儿子李乃同时撅着屁股伏在监军使俱文珍和中使孟光诚面前解释再解释。

    这两位是专门来“责问”吴少诚首级事的。

    说吴少诚首级自己不知情吧可那群在普德驿里被捕拿的奏事官可都是自己麾下做不得假的;

    说自己知情吧那么请问吴少诚的首级你怎么得到的?

    “此是宋州刺史刘逸淮所为首级也是他送来的某因为贪功才做了这件蠢事还请监军使还请汲公还请圣主不介意。”李万荣为求自保便把罪责一股脑推到了刘逸淮身上。

    “如此说刘逸淮与吴少阳私下有勾连不然何以将吴少诚阖家首级送之?”俱文珍继续追责。

    李万荣只能哭着说自己不知。

    现在高岳刚刚剿灭吴少阳这位的胜利之师已逼近到陈留了李万荣先前所得意的用牙兵张弓露刃恫吓监军使的那套已完全不灵光了。

    “那便请司徒将躲在宋州的刘逸淮捕拿来押送京师问罪。”俱文珍的话没有任何回旋余地。

    李万荣硬着头皮答应下来。

    入夜后在信陵亭内李万荣气得狠狠打了儿子李乃记耳光李乃的鼻子直接被殴出血来原地转了两三圈才倒在地上“说献吴少诚首级的事是不是你泄露出去的!”